云计算推动金融科技与业务协调发展

 

在以云计算等为代表的金融科技蓬勃发展的背景下,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一度被质疑可能优势尽失,甚至有预言称“银行业将成为21世纪的恐龙”。事实上,在本轮金融科技浪潮中,传统金融机构依托多年的金融电子化、信息化建设基础,坚守金融的基本规律,积极拥抱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科技手段,大大推进了整个金融业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下降,不仅没有被“颠覆”,且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兴业银行长期坚定奉行“科技兴行”战略,不仅是国内极少数具备银行核心系统自主研发能力的银行,也是国内唯一一家对外输出核心系统技术的银行,有300多家中小银行正使用着该行提供的核心系统托管服务。同时,该行积极探索推进数据治理平台和大数据智能云平台构建,在精准营销、智能风控等方面拥有多项创新。例如,智能风控产品“黄金眼”系统,利用机器学习算法,对未来3个月可能降为“关注”类以下评级的企业贷款预测准确率达55%,精准预警异常贷款超过150亿元。

 

近年来,兴业银行进一步提出信息科技要从原先的支持保障角色向引领业务发展和促进经营模式转型转变,将科技运用和金融创新更加深入地融合,以提高客户服务水平,增强市场竞争力。该行旗下兴业消费金融公司在前端借助互联网门户、社区银行自助贷款机(VCM)获客,在中台通过整合第三方机构数据,构建自动化审查审批体系,开业2年即跻身市场前列。兴业银行率先推出的国内首款企业移动支付创新产品“兴业管家”上市仅1年,用户已突破4万户。

 

与单纯依靠竞争产品获利的传统盈利模式不同的是,兴业银行很早就运用生态圈的经营逻辑,利用科技手段打造出极具特色的商业模式——银银平台。该平台借助科技服务深化客户关系,进一步扩展合作范围,增强客户黏性,从而带来综合收益,目前已形成涵盖支付结算、科技输出、财富管理、资金运用、融资服务、代理国际结算、培训交流、经济研究咨询等在内的完善服务体系。截至2016年末,银银平台联网上线机构达784家,代理近200家村镇银行接入现代化支付系统,连接的网点超过4.6万个,结算金额超过3万亿元,财富管理产品销量突破1.9万亿元。兴业银行大胆推进科技体制机制创新,在业内率先成立了独立法人子公司——兴业数字金融服务公司,作为科技金融创新的主要平台,并参照互联网公司运作模式,引入科技企业战略合作伙伴。该行还将长期以来作为成本中心的数据管理机构、研发机构转变为利润中心进行考核评价,并建立科技金融创新实验室,探索区块链、机器人、生物识别等前沿课题。

 

科技金融由于兼具金融和科技双重属性,处于监管交叉地带。对此,陶以平呼吁,科技金融领域的同仁在享受速度与激情的同时,也能够保持理性和初心,敬畏金融规律,善待客户,行稳致远。同时建议监管层加强对科技金融的有效监管,从机构监管向功能监管转变,促进市场公平、有序运行;在重视过程监管的同时,启动结果监管,前瞻性地研究垄断对于消费者利益、金融创新、系统性风险可能产生的不利影响。陶以平表示,无论“传统”还是“科技”,金融机构都应在公平一致的“游戏规则”下同台竞技,新型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准入标准不应低于传统金融机构。

 

互联网经济在世界范围内经历了新兴、蛰伏、发展、瞩目的过程,目前正以全面融合的态势在传统产业领域迅速铺开,其中涉及金融市场的产品服务创新层出不穷。在中国,人们耳熟能详的支付宝、余额宝、微信红包等都是在经过短时间发展后,迅速得到普及。不夸张的说,类似的互联网金融创新已经渗透进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正在改变着传统金融业的运行方式乃至社会体系的运行结构。

 

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的冲击主要在于互联网技术的渗透在显著提升金融服务效率的同时,改写了金融交易规则和组织形式。具体冲击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价格市场化,大幅加快了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的市场化进程。二是产品长尾化,传统金融投资、融资均有较高的门槛,而互联网金融发挥客户、信息优势,将传统金融产品标准细分,降低门槛,满足互联网用户的长尾特征。三是渠道多元化,传统金融市场渠道为王,银行渠道尤为强势,而互联网为缺乏渠道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如基金、保险等)提供了新的渠道。四是风险管理数据化,大数据改变了金融体系中原有的信贷评级框架和风险管理体系。

 

金融行业在本质上属于技术与数学,所以它很适合数字化,真正的数字银行应该在所有环节使用最新技术,包括加密算法、分布式总账技术、人工智能等、全面的自动化,以及中后端的数字化,这样才能使新时代的银行更高效和灵活。具体来说,包括下面这些方面:

 

新颖的IT基础设施。基础设施要具备灵活性,能提供领先的风险管理技术,帮助优化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资本回收率也应该显著提高(至少高于现有水平)。另外,还要适应银行业多变的监管规则。

 

数据库设计。IT设施的基础是数据库技术,它要能处理指数级增长的数据,并适用于新型的互联网技术和分析方法。目前来看,这种数据库技术很可能是基于分布式总账框架的。

 

先进的数据分析。银行存储的原始行为数据,能就消费者的选择提供有价值的洞见,这一点在数字银行中可以进一步扩展。

 

人工智能。在完整了解金融信息(包括信誉,债务承担能力,风险偏好等)后,人工智能可以快速适应消费者的需求,并提供最好的选择,且随着用户的变化而有所改变。数字银行也应该是“智能银行”,在用户的生命周期中协助完成财务目标。

全栈商业模式。全栈商业模式(Full-Stack Business Model)对客户端的体验十分重要。银行中的全栈模式是指搭建好整套银行服务,用户甚至不必去了解传统交易中厚厚一叠的交易条件与条件,只需要知道最终的结果。这种模式也与监管框架相符,因为监管加强了用户所有权,并要求防止洗钱和欺诈,并保证用户不被误导购买金融产品。

 

安全与谨慎。如何使用得当,完备的安全和保护措施会为数字银行提供很大的竞争优势。这就要求在一开始就设计安全的IT基础设施,排除数据滥用和向第三方出售数据这种行为。